精索静脉曲张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江苏省江海博物馆馆藏文物每月推荐 [复制链接]

1#

清同治秋士、秋湄、镜轩等拓博古器物花卉图屏

此四条屏为清同治秋士、秋湄、镜轩等人所作,每幅各有题款、钤印,纵20cm,横3cm,纸本设色。

其中古鼎蝴蝶花剪春罗一幅已于年5月介绍,包括全形拓的历史,故而不再赘述,以下重点介绍其余三幅条屏的艺术特点。

古鼎蝴蝶花剪春罗

方鼎白莲红蓼

图中拓有兽面纹方鼎一、云雷纹铜觚一,方鼎内绘白莲、红蓼,铜觚内绘桔梗花,题款分别为“秋水朱华补白莲红蓼,时在丁卯新秋(钤白文‘朱华印’、朱文‘霞□’印)”、“秋士写桔梗花(钤白文‘秋士’印)”。

此件方鼎长方形口,折沿,方唇,立耳,深腹,平底,四柱足,器身饰兽面纹,扉棱突出,足部同样饰兽面纹,整体十分醒目。鼎作为炊器和食器最早出现在二里头文化晚期,此时的鼎多为圆鼎,方鼎较圆鼎出现更晚,最早的方鼎出现在早商(郑州二里岗时期),体量一般比圆鼎更大。许多国之重器,如后母戊鼎都是方鼎,巨大的方鼎更能体现出商周统治者的尊贵与显赫和庄严又神秘的青铜文化。

西周早期诸父方鼎

觚为商周时期常见的酒器和礼器,始见于二里岗时期,到殷墟三期发展到鼎盛,商末周初走向衰落,觚转化为觚形杯、觯和觚形尊。画幅中的铜觚长身侈口,底部与口部皆成喇叭状,圈足,中部突出以云雷纹为地饰以目纹。

商代晚期象纹觚

方鼎中所绘的白莲红蓼,一高一矮,一红一白,错落有致,对比鲜明,二者皆有风致高洁、不流于俗之意。《诗经·郑风·山有扶苏》:“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其中荷华即莲花,游龙即红蓼。

莲花为我国十大名花之一,历朝历代备受文人和百姓喜爱,而相比莲花,红蓼的知名度就要小得多了。红蓼又名荭草,为蓼科蓼属一年生草本植物,高-2米,叶子细如韭叶,紫红色花小如米粒。因红蓼生于水滨,开于秋季,是悲秋离别的意象,如南唐冯延巳“梧桐落,蓼花秋。烟初冷,雨才收,萧条风物正堪愁”正是此意。

而关于红蓼最有名的故事则是《红楼梦》大观园里的一处“蓼汀花溆”。《红楼梦》第十七回,贾政携宝玉与众清客一起给大观园中的各处池阁取名。

忽闻水声潺潺,出于石洞;上则萝薜倒垂,下则落花浮荡。众人都道:“好景,好景!”贾政道:“诸公题以何名?”众人道:“再不必拟了,恰恰乎是‘武陵源’三字。”贾政笑道:“又落实了,而且陈旧。”众人笑道:“不然就用‘秦人旧舍’四字也罢。”宝玉道:“越发背谬了。‘秦人旧舍’是避乱之意,如何使得?莫若‘蓼汀花溆’四字。”贾政听了道:“更是胡说。”

其后十八回元春省亲,又将“蓼汀花溆”改为“花溆”。

且说贾妃看了四字,笑道:“‘花溆’二字便好,何必‘蓼汀’?”侍坐太监听了,忙下舟登岸,飞传与贾政,贾政即刻换了。

关于元春的改名,有部分红学家认为“花溆”反切为薛,“蓼汀”反切为林,可见当时元春已属意宝钗,这也是一家之言,姑妄听之。

铜觚中的桔梗花,为桔梗科桔梗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在明清之前,桔梗在我国只是作为药用植物,很少有人会专门欣赏桔梗花,而明清之后,桔梗花也是作为乡野之趣,难入法眼。然而在一衣带水的日本,桔梗则是夏秋之际代表植物,日本称之为“旬物”,是关乎四季轮转,时间流动的一种亲近大自然的感觉,桔梗的纹样也多出现在日本的各类服饰和器物上。

汉砖芝草筠石

画幅中有汉砖一、“大吉”瓦当一、弦纹铜壶一,汉砖内绘灵芝、竹叶,铜瓶内绘月季,题款为“秋士补芝草筠石(钤白文‘秋士’印)”。

汉砖上有铭文“□癸□乐未央宜酒食长久富”,第一句当为纪年,已磨损不清,“乐未央宜酒食长久富”为汉代常见祝辞,经常出现在铜镜、瓦当和汉砖上。

汉代“乐未央”瓦当拓片

汉代“富宜酒食”瓦当

汉代“宜酒食”铭蟠龙瑞兽纹镜

“大吉”同样为祝辞,且汉砖中所绘的植物为灵芝竹叶,也符合汉代追求长生不老、飞升成仙的社会氛围。

壶为盛酒器,从商代流行到汉代,形式多样,变化复杂。画幅中的壶长颈,口略敛,鼓腹,低圈足,两侧有环耳垂环,自口沿至腹部有四道弦纹。而壶中绘月季一朵,横斜逸出,符合我国传统花道审美,且这类青铜壶在后世也是颇受欢迎的花器。

战国镶嵌红铜龙纹壶

六朝砖腊梅天竹

四条幅中的最后一幅,画面中有六朝铭文砖一、铜盘一,砖内绘腊梅、南天竹、松枝,铜盘内绘石榴、柿子、荔枝、百合,题款分别为“秋湄补天竺百合荔支(钤白文‘朱华’、朱文‘秋湄’印)”、“秋士补大叶松一枝(钤白文‘秋士’印)”、“芥孙补石榴山柿(钤白文‘倪芥孙’印)”、“镜轩补腊梅(钤朱文‘朱’、白文‘清’印)”。

画幅中的铭文砖,有明确的纪年,上书“大吴宝鼎二年岁在丁亥作”,宝鼎为吴末帝孙皓的年号,宝鼎二年即公元年。此砖应为南京地区的六朝铭文砖,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是从汉代向六朝过渡时期出现的一种风格类型。

三国吴“大吴宝鼎二年”砖

画幅左侧的青铜盘为承水器,为宴前饭后沃盥之礼用具,与匜一同使用,商代二里岗上层已出现。此铜盘敞口,浅腹,附耳,高圈足,腹饰窃曲纹,足饰几何纹。

西周中期墙盘

窃曲纹

六朝砖内的腊梅、南天竹、松枝皆为冬季“岁朝清供”常见植物。“岁朝”指一岁之始,即正月初。“清供”指案头陈设,如盆花、瓜果、文玩之类,随时令而不同。岁朝清供,顾名思义是正月初陈设于案头的清雅物件,一般认为是祀神的遗风,给烟火味正浓的春节增添了几分雅趣。腊梅因开于隆冬,香味与梅花类似,自北宋以来便是文人眼中的爱物。而南天竹鲜红的果实也在冬季挂果,在一片白雪皑皑中带来无限生机。至于松更是岁寒三友之一,代表了坚韧不拔的精神。

绘石榴、柿子的倪芥孙,即清代书画家倪耘。倪耘(?-年),字芥孙,号小圃,石门(今浙江崇德)人。方薰外甥,幼承家学,善画肖像、人物、花卉、虫鱼、蔬果,间作山水,亦颇静致。画法恽寿平,书法梁同书。

清倪耘花鸟册页

这套四条幅,在全形拓的基础上绘有品类繁多的花草、蔬果,将多种书画形式熔于一炉。此画为多人合作,其中不乏倪耘这样的名家,这种创作形式也是晚清书画家的一种常见的社交活动。且根据落款,此画的创作当耗费数年之久(开始不晚于同治六年,完成不早于同治九年),可见古人精益求精的程度,十分可贵。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详见水印)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